听说早已入春,但却一直没有温暖的感觉,也许是时间不小心凝在冷风里,凝成了一首哀而不伤的词。

这样的旋律在脑海中萦绕徘徊,仿佛碑前纎语,细致而且深刻,渗入思绪的每个角落,所及之处,冰冷的令人清醒。

很多人成长了这么多年,明明已经长大,任性和冲动却并没有少。但他们总是不愿承认,说自己的每一个决定都很理智,而其实那是自私。小时候的自私是无意的,容易原谅,因为可以改正;长大后的自私,便总是借着理智来掩饰,这让我觉得害怕,因为它是有意而难以更正的。这种害怕除了畏惧,更多的是排斥,我不愿意成为那样的人。我们的生活就像一场劫难,经历每一步都需要重新面对和调整自己,当时间久了,站在某个层面,我也能理解这种理智,我会选择接受,只是我不喜欢被它们熏化自己。

所有人都说,这是现实。

其实现实是很难说清楚的事情,没有界限,也没有定义,但只要能过的好,现实与否就变得很微妙。

他们说这是幼稚的想法,说我和现实偏离太多。

我以为的现实很简单:

做好该做的事,追求想做的事。

任何话,说在行动之后。 

想要保持这样的心态,在穿越漫长岁月带来的分散离别、冷漠决绝以及任何爱恨情仇人生世故之后,再去寻找自己,是件很痛苦的事情,而我也相信我们都曾经历,都能理解,只是或许更多的人相信的是,痛不在别人身上,感同身受是最大的谎言。

我什么都不会说,道理谁都会讲,可是没有人没有心。

我所能希望的,就是在这时光中不会迷失自己,然后和自己喜欢的人拥抱一次,因为拥抱着的时候,我们的影子只有一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