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病了,开始吃药。

躺在床上的时候忽然想起,自己一个人竟然走了那么远,远到想要回头来过,却看不清来时的方向,只好继续坚持着,用想要变好的念头撑着,时至今日我才知道,其实我们之间只有我对你的喜欢才算得上一个故事,我才知道什么才是我最终也是内心里真正想要得到的。

我忍不住停了下来。

阿呆说我太容易为别人停留。

可是将心比心,站在我的位置看一看曾经,其实这份太慌张的感情,不是逃避心酸,害怕重蹈覆辙,而是在真心的付出对一个人好,只不过固执地相信总有一天我会从我生活的这个衰败的、陈旧的世界里飞起来,而在此之前,我要把这些来之不易的相遇抓得很紧,想抓多紧,就抓多紧。

我希望找到一个真实的你,而不是我觊觎的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