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,我只是说如果。

如果,那只是一场喧哗凌乱的浮光聚会。

如果,那只是一场时光拼凑的残缺盛宴。

如果,从来都不知道如何分离。

如果没有世界,没有呼吸,没有心跳,甚至没有生命。

或者,如果没有如果。

那么,我想我会在这条没有尽头的路上,一直走,一直走。

渐渐的,不知道记忆里疯长的蒿草背后,生命会如何演变。

相遇如此缓慢的穿越我漫长冷漠的人生,让我们停滞在稠密拥堵的世界尽头,偏斜的光线铺天盖地,我只听到心底血液逆流冲击着我的心脏,现实与梦交织缠绕,时光便悖逆而行。

曾经,我以为生活至多只是一些词汇的合集,比如扎心,比如卑劣,比如在荒原郁郁的风中渐渐消亡。

后来,我才知道生命留给我的并不只是伤感,比如温暖,比如幸福,比如在心跳停驻之前微微的笑着。

路标开始浮现,就好像在做一件浪漫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