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记得山海经里曾说过有一种动物叫做梦貘,以梦为食,吞噬梦境,也可以让梦境重现。

我静坐在四合院的正中央,抬起头仔细的看着头顶被屋檐切割的支离破碎的小天空。

貘问我在做什么,

我说看天,

貘问我为什么看天,

我不知道,便摇了摇头,

貘说这就是梦,

不对,这是命,不是梦,

貘看着我说,这叫白日梦,人最痛苦的不是无梦可做,而是逃不出自己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