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城,那里有属于自己的故事,属于自己的风景,或远或近,或喜或悲,然后选择淡忘或埋葬,都是那么自然,在时光流过的缝隙里,我再一次想起那些似远非远的往事。

九四年的时候我生在山西,如今恍恍的过了20年,忽然觉得这是个很特殊的年纪,并不是值得炫耀,而是某种介于年代历史和命运之间的特色。

我们背过卡通的书包唱过叛逆的儿歌,我们沉溺过古惑仔研究过满清十大酷刑,我们写过黄冈的试题垒过悚人的书山,我们迷过哈利波特同过居翘过课,我们吃过小豆冰棍喝过Johnnie Walker,我们穿过棉衣棉裤扮过Onlytough,我们读过雷锋的故事看过盗墓笔记,我们回味新白娘子传奇感动不能说的秘密,我们玩过魂斗罗斗过PSP,我们喜欢小虎队林志颖崇拜周杰伦艾薇儿,我们容易伤感容易害怕容易没有安全感,我们可以创造可以梦想可以欣然不做作,我们在贫乏与富足、自由与约束、纯良与邪恶、闭塞与开放种种事物的边界上走过,甚至在出生之前就已经注定了我们人生中很重要的一部分,我们被人注视,却又遭人鄙视,我们被人宠溺,却又任人声讨,我们被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默默保护着,和男朋友女朋友同学发小网友偷偷长大着,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到了这个年纪。

直到某一天,当我总是看到青春偶像比自己还小,当我准备开始工作赚钱拼一番事业,当周围同龄人已经有人结婚生子甚至有人结了又离,当一个哥们儿跟我说初恋那女生如何如何,当我也静下来遥想当年怎样怎样,我才发现原来我已经长大,也有了所谓的曾经,也有了故事可讲,也不曾例外。